今天,史上最贵IPO来了:市值300亿

今天,史上最贵IPO来了:市值300亿

史上最贵IPO诞生了。投资界消息,今日(12月20日),禾迈股份正式登陆科创板,缔造了国内光伏“微逆”第一股,更是凭借着557.8元/股的发行价,成为今年A股最贵新股。上市首日,禾迈股份以633.66元/股开盘,盘中一度大涨38%,创下770元的盘中高价,若以此计算,中一签大赚10.6万元。截至上午10:30,禾迈股份市值超300亿。禾迈股份的身后,站着一位80后浙大教授——杨波。1981 年,杨波出生在四川,自小成绩优异。19岁那年,他成功考入了浙江大学全国排名第一的电力电子专业,一路读到博士。毕业后,杨波一边从事着教学工作,一边投入新能源发电的研发。2012年,已是浙大副教授的杨波率领师兄弟开始创业,禾迈股份应运而生。一路走来,禾迈股份的成长路上出现了许多浙大系投资机构的身影,浙大基因鲜明。这算是一个缩影——当投资圈越来越欢迎技术派,一个属于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的时代正在崛起。正如浙大积极参与创投圈,将那些埋没在校园实验室的技术成果转化成为一个个创业项目,造富社会。40岁浙大教授创业,缔造一个最贵IPO,发行价吓人这是一个80后科学家的创业故事。2000年,来自四川的杨波踏入了浙江大学校门,正式成为了电力电子专业的本科学生,一路读到博士。博士后出站以后,他继续留在浙江大学任教。期间,杨波一直从事电力电子变换技术、新能源发电领域的研究与开发,曾在国际知名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获得多项发明专利。转眼到了2008年,浙江大学电力电子国家重点实验室内成立了光伏逆变器核心研发团队,当时才27岁的杨波便与同专业的师兄弟参与其中。在做学术研究期间,杨波萌发了一个念头:与其扎实验室里不如走向产业,把技术转换成商品卖到全世界。两年后,杨波和师兄弟拿到了资金后,迅速成立了杭州禾迈电力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即禾迈股份的前身。彼时,杨波担任着浙大电力电子专业副教授一职,已在国内外相关学术会议和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获得多项国内科学技术大奖。而杨波的同学赵一,也是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博士,曾多次参与国家级重点光伏项目,担任公司CTO。团队其他成员大多也是浙江大学专业背景的博士、硕士,负责生产、运营等方向。“我们都是从学校出来的技术出身,市场最弱,所以更擅长与人打交道的我有责任出去开拓市场。”杨波曾回忆道。基于此前的技术积累,禾迈股份从创业之初就开始卖产品,并在第一年有了1000多万元进账。不过,创业总是充满着挑战。为了尽快拓展市场,杨波天南海北地寻找客户,联系订单。用当时杨波的话来说,“我们没有别人有钱,想要比别人快,唯一的办法只有努力,只有加班。”公开报道记录了一段往事。有一次,杨波团队拿到了一个一家世界500强公司合作的HVDC高压电源项目。当时,禾迈股份为了帮助客户提高1%的效率,杨波带着大家不断试错、不断改进,团队成员常常加班到半夜12点,没有周末。那段时间,团队成员废寝忘食,累得吃不消,但最后还是克服了各种难题,顺利完成了这项任务。就这样,杨波带领着禾迈股份成为了中国乃至全球光伏逆变器领域的生力军,并开启了IPO征程。去年年底,禾迈股份正式提交招股书,终于在今年11月13日注册生效。12月7日晚间,禾迈股份披露发行公告,确定发行价格为557.8元/股,打破了此前由义翘神州保持的292.92元/股记录,一跃成为A股史上最贵发行价。然而,这样的价格也吓退了不少打新者。12月14日晚间,禾迈股份披露发行结果。其中,网上投资者弃购金额为3.63亿元,放弃认购数量为65.14万股,网下投资者弃购数量为0。这意味着,禾迈股份的弃购金额刷新了科创板弃购金额新高。上市首日成绩如何?今日,禾迈股份正式登陆科创板,开盘涨13.6%,股价报633.66元,中一签赚3.79万。截至上午10:30,最新市值超300亿。搭上了新能源东风,打破国外垄断,一年收入近5亿禾迈股份凭什么这么贵?招股书显示,这是一家以光伏逆变器等电力变换设备及电气成套设备为主要业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已经成为微型逆变器领域在技术、市场方面皆具有一定优势的企业之一,产品广泛应用于全球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领域,客户遍及美洲、欧洲、亚洲 等多个区域。什么是微型逆变器?凡是手机、电脑等充电器设备,都会用到一种叫做“整流器”的电力电子装置,它的作用是将电网的交流电转换成稳定的直流电,“逆变器”则是反过来将直流电转换成交流电的设备。而微型逆变器是分布式发电系统的主要技术方案之一,凭借其安全、高效、智能、可靠、便捷等优势,逐步在分布式光伏应用场景中成为优选设备,广泛为国际和国内用户使用。在全球微型逆变器市场中,Enphase 仍然处于较强的领导地位,目前最新市值255亿美元。作为后来者,禾迈科技经过多年的技术研发,已经形成了一系列独创的专有技术。该等技术有效提升了公司微型逆变器产品性能,降低了产品成本,使公司微型逆变器产品具有与Enphase相关产品相媲美的转换效率、更高的功率密度、更宽广的功率范围,具备了与行业龙头企业Enphase进行竞争的实力。根据Maximize Market Research的数据,2019 年微型逆变器全球市场已达30亿美元,且在未来5年内有将近20%的年化增长率,至2027年增长至约130亿美元。在这个大背景下,光伏产业链将充分受益。招股书显示,2018-2022年,禾迈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3.07亿元、4.60亿元、4.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6亿元、0.81亿元、1.04亿元,近三年复合增长率为186%。其中,微型逆变器成为了公司营收主力。2018年,微型逆变器及监控设备的营收占比仅为14.51%;而电气成套设备及元器件,营收占比为61.33%。其中,2022年1-6月,微型逆变器营收占比达52.00%,瞬间扭转营收占比。而禾迈股份在海外市场的表现,也较为亮眼。自2018年的531新政之后,禾迈股份将市场主体转向海外。公司海外主要客户收入规模同比均保持快速增长趋势,2022 年 1-6 月,公司微型逆变器及监控设备境外收入前十大客户合计销售收入约为 1.03 亿 元,同比增长约 110.40%。但隐忧也随之而来。近年来,国际经济形式日趋复杂,公司的国内总体市场占有率太低,且整体业务规模仍然较小。若未来一段时间内不能有效扩大经营规模和提升品牌影响力,禾迈股份的经营压力或将加大。不过,光伏发电系统是新能源行业发展的核心方向之一,算是一块令人激动的市场。这里有一组数据:2022年,全国光伏新增装机48.20GW,其中集中式光伏32.68GW、分布式光伏15.52GW。截至2022年末,光伏发电累计装机达到252.50GW,其中集中式光伏174.35GW,占比69%;分布式光伏78.15GW,占比31%。中国光伏协会预计,2025年国内光伏装机量将增长至65GW-80GW。而光伏发电系统主要由光伏组件、光伏逆变器和其他配电设备组成。也正是在新能源强势崛起的背景下,股本偏少的禾迈股份乘上了东风,意外成为了新股之王。身后站着一群浙大人,这所大学,毕业生创业率全国第一追溯起来,禾迈股份身后的投资方阵容带着浓厚的浙大基因色彩。梳理禾迈股份背后的投资方,可以看到包括杭开集团、信果投资、港智投资、汉洋友创、德石投资、德石投资等身影。作为禾迈股份的第一大股东,杭开集团是一家以装备制造业为基础,跨行业经营发展的综合性现代化企业集团,而杭开集团董事长、也是禾迈股份的董事长邵建雄同浙江大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资料显示,邵建雄为禾迈股份实控人,通过杭开集团和德石投资合计控制公司42.15%股权,1964 年出生,本科学历。1986年,邵建雄以不错的成绩从杭州大学化学系毕业,被定向分配到江山化工厂任技术员,而后下海经商。一个有趣的细节:1998年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与浙江大学正式合并。如此说来,邵建雄可算得上是杨波团队的师兄。时间很快来到了2008年。彼时已是杭开集团掌舵人的邵建雄在考察一个工业园时发现,园区内孵化了很多中小企业,虽然规模和名气不大,但在国际市场上有着很强的竞争力和较高知名度。受到启发后,他开始引入了“创新工场”的模式,依托杭开集团在装备制造业方面的优势,逐渐孵化一批相关企业,禾迈股份便是其中之一。2012年杭开集团注资后,禾迈股份正式诞生。“为确保项目孵化成功,董事长邵建雄经常会和团队泡在一起解决问题,用他的产业化经验及时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杨波曾回忆道。2017年,禾迈股份迎来了新股东:汉洋友创、友创天辰、港智投资。其中汉洋友创以货币认缴 35.50 万元,友创天辰以货币认缴 31.06万元,港智投资以货币认缴 332.79 万元。实际上,港智投资、汉洋友创、友创天辰等投资机构都有着“浙大系”的背景。港智投资背后是的基金管理人是浙大九智(杭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即九智资本;而汉洋友创和友创天辰则同样是浙大系背景的投资平台——浙江浙大友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大友创)。不难发现,禾迈股份背后有浙大系的创投基金一路相随。这并不难理解。近年来,浙江大学缔造了一个记录——中国高校毕业生创业率排名第一,这座知名高校在创投圈异常活跃。2018年,浙大紫金创投联盟成立,这是一个集结了天使投资人、中后期投资人、金融机构、担保机构、上市公司等机构的联盟体系。截至2022年底,该联盟为超1000个“泛浙大系”创业项目提供投资、融资、担保、并购等服务。今年9月,国内首支由省、市、高校联合发起的硬科技科创基金在浙江杭州正式设立。这支硬科技科创基金由九智资本、浙大友创、杭实集团共同管理,浙江省金控、杭实集团、浙大控股、九智资本共同出资设立,重点投资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明显带动作用的重大创新项目和创新型企业。浙大为何如此积极参与到创投事业?这背后的原因并不复杂。眼下,以浙江大学、清华大学为代表的高校科技力量日新月异,涌现了一批创业者。此外,教授创业渐渐成为了时代主流,高校将是科技创新未来的发源地之一。当今社会,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投资机构,技术都已经成为一个重要壁垒。回望中国创投历史,也许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如此渴求“技术型”投资人和创投机构。正如今年VC圈都在聊硬科技,一个属于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的时代正在崛起。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