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父亲李济深 李筱松:跟共产党走是为了实现共同的奋斗目标

(百年华诞·同行)回忆父亲李济深 李筱松:跟共产党走是为了实现共同的奋斗目标

  中新社北京6月10日电 题:回忆父亲李济深 李筱松:跟共产党走是为了实现共同的奋斗目标

  中新社记者 路梅

  “父亲带领民革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因为看到共产党有真正的救国救民之心,与他终生为之奋斗的振兴中华的目标是一致的,他相信中国共产党能带领国家走向富强,让人民过上好日子。”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要创始人、第一任李济深之女李筱松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

图为6月10日,李筱松展示家庭相册中的老照片。 中新社记者 路梅 摄

  1959年父亲去世时,李筱松年仅10岁。记忆中的父亲整日忙碌,很少跟她讲有关工作上的事情。她对父亲的了解,更多是后来研究历史资料和听曾经与李济深共事的人的讲述。

  李筱松在家中接受采访时,从书架上拿出一本装帧精致的《李济深画传》对记者说,“我父亲积极主张与合作、坚决抗日,并逐步接受了共产党的领导,走上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道路。因此2005年在父亲诞辰120周年时,我们决定编撰出版这样一本书以示纪念。”

  李济深1885年出生于广西苍梧县一农民家庭,青年时期就立志救国,投笔从戎,追随孙中山先生投身革命,是有赫赫战功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有“全国陆军皆后学,两粤名将尽门生”的美誉。他与共产党人相识,始于第一次国共合作,并在革命岁月淬炼中,成为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同行者。

  1924年,李济深先后认识了毛泽东和周恩来。1月,国民党一大在广州召开,毛泽东参会并当选为国民党候补委员,在此期间认识了时任粤军一师师长、西江善后督办的李济深。11月,周恩来到黄埔军校任政治部主任,与担任教练部主任的李济深共事,二人在工作中密切配合,相互支持。李筱松说,“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年纪都比我父亲小许多,但他很尊重也很欣赏这两位才能出众的青年。”

  蒋介石逐渐掌握国民革命军的大权后,公然破坏国共合作,背弃孙中山的三大政策。李筱松对记者说,“出于强烈的爱国情怀和执着的救国理念,父亲在错综复杂的历史环境中逐渐认清方向,深刻认识到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会给国家和民族造成灾难,想要改变国家命运,必须另辟道路。另一方面,通过接触与了解,他对共产党愈加认同与支持,并开始密切合作。”

图为6月10日,李筱松在北京家中翻阅《李济深画传》。 中新社记者 路梅 摄

  “我父亲与毛泽东有很多书信往来。”李筱松说,这些信件见证了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例如1936年,李济深支持中国共产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建议订立抗日救国协议。毛泽东亲笔致函李济深表示赞同并探讨合作细节,李济深回信表示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提出愿在军事行动上与红军密切配合。全面抗战爆发后,李济深更是积极推动第二次国共合作。

  更广为人知的,是1948年4月30日“五一口号”发布后,毛泽东次日派潘汉年给在香港的李济深和沈钧儒送去亲笔信。“我父亲收到来信非常高兴,当即就对潘汉年表示完全支持毛泽东的提议,并立即开展响应‘五一口号’的一系列行动。”

  “父亲向来反对内战、反对外国势力干涉。抗战胜利后,在共产党的影响和帮助下,他致力于国内和平民主运动,参加人民民主革命阵线。”李筱松说,1948年,李济深断然拒绝美国拥立他成立新政府、与“划江而治”、制造分裂的谋划,在周恩来的精心安排下秘密离港北上,参加新政协的筹备。

  为了争取用和平方式实现全国解放,离港前几日,李济深请人转交他给白崇禧的亲笔信,劝告白崇禧支持召开新政协会议和组织联合政府,与美蒋决裂。李筱松说,“父亲在信中表示:我自己并不懂得什么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但我相信共产党、毛是真正为国家民族、为人民利益的,一切稍具正义感、民族感的人,都应该赞成拥护他们。”他还请人转告李宗仁和白崇禧,“一切听毛的,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1949年4月2日,毛泽东邀请李济深到香山双清别墅,单独和他就与国民党南京代表团和谈、筹备新政协会议和外交问题等充分交换意见。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经毛泽东提名,李济深当选为人民政府副,并在10月1日登上天安门城楼出席了开国大典。

  李济深于1954年当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直至五年后病逝。“父亲是个终生都在工作的人。”李筱松说,“从我记事起,他就整日工作繁忙,提着硕大的公文包出门,什么时候回来就不知道了。直到去世前十天,他都还在忙碌。”

  李济深晚年心系祖国统一,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方针,并为此做了大量工作。在临终前四天,他留下的最后一首诗写道:“我与全民宏愿在,及身要见九州同。”李筱松说,“今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希望父亲的心愿能早日达成。”(完)

【编辑:周驰】

加强相对贫困治理的现实路径

加强相对贫困治理的现实路径  相对贫困作为一种客观社会现象,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将会长期存在,治理贫困没有休止符。世界银行在《1981年世界发展报告》中指出,“当某些人、某些家庭或某些群体没有足够的资源去获取他们那个社会公认的、一般都能享受到的饮食、生活条件、舒适和参加某些活动的机会,就是处于贫困状态”。这是相对贫困的定义,其判断标准是相对的、动态的,即与社会平均水平进行比较;其发展目标是缩小差异,减少不平等。从我国脱贫攻坚实践来看,目前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已全部脱贫,绝对贫困问题得到了历史性解决,创造了世界减贫史的奇迹。立足新发展阶段,我们亟须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从“更加注重共同富裕问题”的战略高度,把综合治理相对贫困问题作为新发展阶段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任务之一,探索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推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的伟大目标。  第一,提质赋能,增强贫困人口致富能力。与消除绝对贫困不同,缓解相对贫困的关键是提升贫困人口的致富能力。有调查表明,相对贫困人口一般存在文化程度不高、专业技能相对不足、相对剥夺感比较明显和社会排斥感比较强烈等特点。因此,提质赋能是治理相对贫困的基础。要针对贫困人口的素质禀赋及发展意愿,精准进行能力培训,提升其致富能力。近年来,农业农村部持续开展高素质农民培育工作,在乡村努力培育一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农业经理人、农村创业创新带头人、产业扶贫带头人、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和乡村振兴带头人,为统筹衔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两大战略、缓解相对贫困问题提供了重要的人才支撑。此外,缓解相对贫困问题,也需要增强贫困人口的内生动力。在消除绝对贫困过程中,强外部支持虽然必要且成效显著,但在事实上也使部分贫困人口滋生了“等靠要”思想。缓解相对贫困问题既要从实际出发,从制度上改革完善相关贫困考核的指标与方法,防范“养懒汉”现象,也要合理引导预期,采取多种手段确立贫困者的主体性地位,引导扶贫对象的参与和融入,激发相对贫困人口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第二,创新机制,不断缩小“三大差距”。指出,要自觉主动解决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等问题,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统筹做好就业、收入分配、教育、社保、医疗、住房、养老、扶幼等各方面工作,更加注重向农村、基层、欠发达地区倾斜,向困难群众倾斜,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目标之一,可以从根本上为缓解相对贫困问题提供制度保障。相关研究表明,就相对贫困人口而言,发展机会是摆脱贫困状态的重要条件。因此,缓解相对贫困问题,亟须进一步完善制度设计,从制度上保障公平和效率的均衡,防范出现“制度性贫困”。当前,附加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功能的户籍制度,依托户籍生源地的高考招生制度,长期存在的城乡二元结构等,都有可能进一步扩大“三大差距”。在消除绝对贫困问题时,制度性问题一般通过强外部力量进行干预,即出台“临时解决方案”,而成效明显的可部分转化为正式制度;在缓解相对贫困问题时,制度性问题还需从制度设计上健全完善,从源头上为缓解相对贫困问题提供公平公正的制度保障。可见,只有通过创新机制让相对贫困人口享有公平公正的发展机会,才能从根源上缩小“三大差距”,这也是政府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的根本要求。

  第三,遵循规律,发挥好市场与社会力量。有研究表明,中国政府创造的贫困治理模式在本质上是发展式扶贫,即政府遵循社会主义制度的现实逻辑,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优势,运用财政资金,通过市场化机制,将经济活动所得以福利形式递送给贫困人口。因此,中国的贫困治理已超越西方社会“补缺型”福利分配的政策目标,不仅提供了适度“普惠型”的社会福利,帮助贫困人口摆脱贫困束缚,而且致力于带动贫困人口实现共同富裕。在缓解相对贫困问题时,关键是如何带动贫困人口实现共同富裕。这要求在实现路径上与消除绝对贫困有所区别,即更好运用市场和社会的力量。一方面,遵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既要引导资本下乡,实现资本扶贫,更要坚持双向双赢原则,保障企业的合法利益,降低企业运营风险,实现企业与乡村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有效运用好社会力量,特别是发挥好本土大学毕业生、进城务工返乡农民、退伍军人、乡贤等各类人才的作用,创造条件,搭建平台,用好用活各类人才的学识与经验,在带动贫困人口实现共同富裕中发挥积极作用。要大力支持有条件的国家公职人员退休后返乡定居服务乡村,鼓励引导外出乡贤反哺故里报效桑梓。  总之,立足新发展阶段,治理相对贫困问题必须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从“更加注重共同富裕问题”的战略高度,继续实施发展式扶贫政策,深化运用好市场化机制,有效发挥好社会力量作用,进一步创新完善政府、市场、社会协同推进的大扶贫格局,把相对贫困治理与缩小“三大差距”、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实现共同富裕目标有机结合起来。 【编辑:朱延静】

– 第25届LG杯世界棋王战:柯洁错失冠军- 第25届LG杯世界棋王战:柯洁错失冠军

2月4日,中国棋手柯洁在三番棋决赛决胜局比赛中线上对阵韩国棋手申旻埈。

  2月4日,中国棋手柯洁在三番棋决赛决胜局比赛中线上对阵韩国棋手申旻埈。

  当日,在第25届LG杯世界围棋棋王战三番棋决赛决胜局比赛中,中国棋手柯洁不敌韩国棋手申旻埈,以1比2的总比分错失冠军。

  新华社发(中国围棋协会供图)

  2月4日,韩国棋手申旻埈在三番棋决赛决胜局比赛中线上对阵中国棋手柯洁。

  当日,在第25届LG杯世界围棋棋王战三番棋决赛决胜局比赛中,中国棋手柯洁不敌韩国棋手申旻埈,以1比2的总比分错失冠军。

  新华社发(中国围棋协会供图)

–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对日本的访问将推迟到6月进行-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对日本的访问将推迟到6月进行

新华社东京5月10日电(记者王子江)多家日本媒体10日报道,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原计划在5月中旬对日本的访问将推迟到6月进行。

  包括《日经新闻》和富士电视台都引述消息源报道,由于日本多个地区疫情恶化,巴赫的访日行程只能推迟进行。

  日本政府5月7日决定,将东京都、大阪府、京都府、兵库县4地的紧急状态延长到5月31日,同时还决定从12日起将爱知县和福冈县也列入紧急状态实施范围。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随后表示:坦率地说,我认为他(巴赫)现在前来访问非常困难。

  巴赫早些时候曾表示,他希望在5月17日或者18日访问日本,除了会见日本首相菅义伟之外,还计划去广岛参加奥运火炬的传递。